随笔初二年级

(一)
         六月的甘肃,天气怪的不是一般。前两天还是阴雨连绵,冻的人直哆嗦。这两天就变得艳阳高照,让人恨不得把衣服脱个精光,在大街上去裸奔。
       也许上帝是经历了与他的恋人吵架,分手,和好,复又进入热恋这个阶段吧。才无暇去管我们这些在大地上奔波的小蚂蚁。
      在甜蜜的爱情泡泡中沦陷了吧!
      今天下午放学,和一个女生一起回家。她一路上都在向我抱怨:这可恶的太阳,哎呀,你看我的皮肤都比挖煤的白不了多少了,哎呀,你看你的皮肤白的呀,羡慕嫉妒恨那。没有反驳,就是那么静静的听着,时不时嘴角挂上一抹自认为很是迷人的微笑。
      从什么时候,不会再去说“不好”,不是的,我不这样认为,那个人长的好丑”这样的话,取而代之的是“恩,是啊,我也是这样认为,帅哥,美女”,把这样的话时常挂在嘴边,即使心里明明不是这样认为的。我把这一发现告诉了我的朋友辰,她说:“我们都长大了么,这个社会就是这样,童言无忌的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了。”
       原来,我们已经长大了,原来,童言无忌的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了。
       好了,回到火辣辣的太阳笼罩着的世界吧。
       在5:45分到6:30这段时间里,大马路上最多的是什么,熟悉学校作息表的朋友们一定知道,这段时间内,马路上到处闪动着蓝白交映的精灵,他们三三两两的走在一起,或大声喧哗,或放声大笑,或追逐打闹,一笑一颦间都闪动着青春的光芒。
        大家先别急着回忆那段青葱时光,让我们把聚焦点放在他们的衣着上吧,蓝白相间的长袖校服,在拉起来的校服链子里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各式的半截袖,长长的,蓝色的冬天校裤。看到这,我也不禁对包括我在内的这些乖孩子竖起大拇指了,”真乖啊“。再看看旁边的那些弟弟妹妹哥哥姐姐叔叔阿姨,不到50厘米的超短裤,清清爽爽的半截袖,享受着头顶上那五彩斑斓的大伞所投下的一片阴影。再看看我们,宽大的校服把那弱小的身躯都整个包住了,其实我一直在担心身上会不会起痘痘,那沉重的大书包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小驼背,小老头。是我们老了吗?这到底是我们的青春,还是他们的青春啊!!
      和两个姐姐,还有一个正在追其中一个姐姐的人一起吃饭(暂且这么称呼吧,对于未来,嘿嘿,谁也不确定,是吧)。在他们的谈话中,时不时的插上一两句,也许是话题不对头,也许,也许,好多的也许。反正就那么被无视掉了。也许这就是10岁,7岁和5岁之间的代沟吧。这个社会发展的太快,快到可能一两年以后,原本跟自己很亲近的一个哥哥,到最后,自己怎样挤,也挤不进他的圈子里了吧。
      晚上,终于凉了一点,广场上在表演着节目,是一个声音很尖锐的女人在唱歌,”啊啊啊“的,反正自己也听不懂,就索性进入了聋子模式。在药店的架子上找到了滴眼液,就在柜台上付了钱,拿着找来的钱边走边整理着,走出了药店的门。抬起了头,这是哪?许多的小摊子打着各自的照明灯,把各自尖锐的嗓音甩在空气里,由此来招揽顾客,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过一个又一个小摊前,嘴馋的大人们和孩子们在烧烤摊前等待着他们的夜宵,咽下一个又一个的唾沫。汗味,烟味,烧烤味,臭豆腐味在空中来了一次大碰撞。这是哪?我在哪?我的大脑神经系统的工作仿佛停止了运转,这个世界和我有关系吗?这里好熟悉的感觉。我甚至都能看见他们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孔在呼吸,一张一合。”哎,发什么楞呢,赶快走啊。“我最不爱听到的啰唆老太的声音将我救了出来。原来这里是这啊,是2013年6月28日。
        夜幕即将过去,新的黎明该来了吧。   
已邀请:

燕子 - 喜欢作文的小女孩

赞同来自:

描写得比较多,感情真挚,行文流畅,但是可能却找不到主题了,也比较符合随便吧,拜读过。

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